<strike id="17r55"><span id="17r55"><rp id="17r55"></rp></span></strike>
<thead id="17r55"><var id="17r55"><ins id="17r55"></ins></var></thead>

    <form id="17r55"></form>

    <thead id="17r55"><var id="17r55"><ins id="17r55"></ins></var></thead><address id="17r55"><listing id="17r55"></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7r55"><listing id="17r55"></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7r55"><dfn id="17r55"></dfn></address>

    English
    川美故事
    重塑崢嶸歲月
    —— 訪第十三屆全國美展銅獎獲得者李震
    發布時間:2020年06月09日 16:25   作者:   來源:黨委宣傳部、網絡工作部    瀏覽:

    一組浮雕《八一南昌起義》,一群雕塑家正在探討創作方案,他們或站或坐,傳神的人物形象還原了當年創作者們在工棚里設計人民英雄紀念碑的一幕。這組雕塑作品就是出自于我校雕塑系青年教師李震之手,并榮獲第十三屆全國美展銅獎的《為新中國雕塑》。

    難忘的經歷,埋下創作的種子

    坐落于天安門廣場的人民英雄紀念碑大家如雷貫耳,不過游客鮮有機會近距離觀摩。李震因為一個特殊的契機,和人民英雄紀念碑結下了不解之緣。

    2014年,中央美院接到一個重大項目——復刻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浮雕。李震當時正在中央美院雕塑系攻讀碩士,因此接到了復制紀念碑正面最大一塊浮雕——渡江戰役的重大任務。原作稱得上是新中國雕塑的基石,是老一輩藝術家們嘔心瀝血的作品。校方給予他們鼎力支持,不僅從浮雕原作者家屬的手中取得大量的原始文獻,還為他們申請到登上紀念碑近距離觀摩的機會。

    “能夠近距離去摸一摸老先生做的浮雕是打小的夢想。當時真的非常激動,直到現在腦海里還會經?;貞浧鹉翘斓暮芏嗍虑??!闭f起登上人民英雄紀念碑的那一刻,李震的聲音提高了兩度。一寸寸的測量,一筆筆的記錄,李震盡己所能將浮雕細節躍然紙上,銘記于心。

    “這些浮雕呈現了中國反帝反封建的歷程,它們的創作者是歷史的親歷者,也是咱們雕塑以及教育行業的奠基者。我們雕塑能有現在這種成果,離不開老先生們的辛苦付出。我想在這個時候應該對他們說一聲謝謝?!崩钫鹪趶椭聘〉竦倪^程中,也詳細地了解了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成稿背景。老先生們在新中國成立時一窮二白的背景下,有的留法學成歸來,有的放棄在南洋的優渥生活,回歸到最需要他們的祖國懷抱中。經典煉成的背后是一個個偉大的靈魂。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將那流金歲月再現,成為了李震埋在心中的一粒種子。

    細入毫毛,重塑經典時光

    五年一度的全國美展給了李震一個了卻夙愿的機會。雕塑歷時兩個月成型,對于李震來說,這無疑是一場硬仗。“我給自己挖了好大一個坑,好歹都爬出來了?!痹谶@百煉成鋼的作品背后,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艱辛。

    《為新中國雕塑》是一組大型的主題性雕塑,以高浮雕《八一南昌起義》為背景,襯托著張松鶴、蕭傳玖、王臨乙、滑田友、劉開渠、王炳召、曾竹韶七位大師的圓雕,還原了當年創作者們在工棚里設計人民英雄紀念碑的一幕。雕塑中幾乎所有的難點都在此匯集——高低遠近錯落有致的人物組合、無數含有歷史意味的物件、傳神的人物形象……可以說細節上差之毫厘,韻味上則差之千里。

    “為什么有時候說肖像雕塑很難做,其實難做是在人物內心活動?!背錾砭呦髮憣嵐ぷ魇业睦钫鹑缡钦f。在這組群像中,想要做到這點則更是難上加難。不少老先生僅存有20世紀80年代的影像資料,他們當年創作時的面貌則需要李震通過肌肉、皮膚的復原以及和留法學生合照的反復比對,兩者綜合參照后才能定稿。李震還走訪了這些老先生當年的學生,精益求精,想要將他們的性格特征都還原出來?!爱斈阕鐾曛?,知道這段歷史的人去看這部分,內心是澎湃的,就說明我做像了?!崩钫鸾o自己定下了這樣的要求。

    除了面部的求真之外,其他的細節都散發出那個年代特有的味道。王炳召先生肥大的襯衣,胸前口袋中插著的鋼筆,腳上穿著的“老三條”涼鞋,這些老物件都經過了李震細密的考證,正是它們賦予了雕塑時代感。王炳召先生的座椅還有一段曲折的故事。由于年代久遠,當時座椅的原型已很難找到,李震也為此事糾結了很久。而在一個小賣部買水的時候,李震和他尋找已久的椅子邂逅了,李震急忙將它從老板手中借來。誰也想不到拼圖的最后一塊竟然就藏在雕塑工廠外的老店里。

    最后的翻制也讓李震費盡心血。全國美展對雕塑有重量要求,因此李震決定用較輕的玻璃鋼制作。然而工廠此時卻犯了難,他們無法完成這么大尺寸的翻制。李震找到了兩個學生作幫手,借用許多方法將群雕的數據記錄下來,寫滿了一大張素描紙,最終分開翻制后重新組裝。“在這期間我腦袋都大了”,李震苦笑道,“但這件作品就像是親生的孩子,再難也很細心地照顧著”。

    藝術是一種生活、一種狀態,需要專注與責任

    作為川美的青年教師,李震憑借其過硬的專業素養、輕松的課堂表現,在學生間有著良好的口碑。對于如何學好藝術,李震謙虛地表示“在我看來,藝術本身是一種生活、一種狀態,它不是說教出來的,而是有感而發、靠直覺領悟”。因此,他認為,要做出好的藝術,說到底就是把自己的事做好,而這其中離不開專注與責任。

    回憶起自己的學生時代,李震用了一個字“軸”來形容那時的狀態,就是看什么東西總想著琢磨出點兒東西來。其實,這就是他覺得在藝術學習道路上最實用的經驗——專注,不要輕易放棄。他認為,當下的社會豐富多彩,同學們有著多樣性的選擇,但是如果想做學問卻缺少持之以恒的毅力,是專研不透的?!熬秃帽纫粭l蟲子啃蘋果,蘋果皮硬,啃兩口鉆不進去,換個地方啃,可能它啃一天都啃不進去。如果找準一個地方,最后肯定能嘗到甜頭”。

    “年輕學子對藝術應保持一種責任感,老一輩已經打下了良好的基礎,而我們則應該去繼續發揚光大!”李震正是用自己的行動踐行著自己的信念與責任。

    (袁月 曹大為 葉蔚苒 徐甲佳/文 受訪者供圖)


    關閉

    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