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7r55"><span id="17r55"><rp id="17r55"></rp></span></strike>
<thead id="17r55"><var id="17r55"><ins id="17r55"></ins></var></thead>

    <form id="17r55"></form>

    <thead id="17r55"><var id="17r55"><ins id="17r55"></ins></var></thead><address id="17r55"><listing id="17r55"></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7r55"><listing id="17r55"></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7r55"><dfn id="17r55"></dfn></address>

    當前位置: 校慶首頁 / 川美多少事 / 正文
    川美多少事
    川美,難忘的母校
    發布時間:2020-10-14   作者:李新泉   瀏覽:

        李新泉,79歲 ,回族,中共黨員。1958年考入西南美專附中,1961年7月應征入伍,在部隊長期從事基層美術宣傳工作和美術創作,作品多次在軍內外展出并獲獎。1978年轉業到四川公安系統,直至退休。

     

    欣聞今年十月,四川美術學院將迎來八十周年校慶,作為該校的一名學子,我心潮澎湃,激情難平,多少往事涌上心頭?,F容我簡述一下我在校期間幾件難忘的小事,以饗諸位校友。

    學校為我開設了“清真小灶”

    我出生在成都的一個回族家庭,自幼養成了本民族獨特的飲食習慣。1958年8月,我有幸考入了“西南美術??茖W校附中”(現名四川美術學院附中)。記得入學的當天,令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學校食堂竟然為我單獨開設了一席“清真小灶”,后來又有一名叫張自啟的同學加入。尤其使我深受感動的是“自然災害”期間,學校食堂負責采買的一位老師想方設法到有關部門為我辦了每月一份的回民肉票,三年來從未間斷,使我平安度過了那段艱苦歲月。這事雖然不大,但在我看來,它卻關系到黨的民族政策的大事;是黨的民族政策在我校的具體體現和貫徹落實。對此,我終生感激不盡!

    教學中的“奇葩”建議

    我們班的素描課教學先后由張雪帆、周琳、馮國基等老師擔任,他們教學認真,業務精湛,要求嚴格,語言風趣幽默,深受同學們愛戴。一次,張雪帆老師行課時,開始還秩序井然,課堂安靜,只聽見鉛筆頭在厚厚的素描紙上發出沙沙聲,這聲音時而像氣勢恢宏的交響樂,時而如涓涓細流的小夜曲,簡直是一種享受??上н@種氣氛沒持續多久,同學們在教室里偶有響動,手中的橡皮擦子一會兒你投過去,一會兒我拋過來,宛如飛蝗,整個教室被鬧騰得不亦樂乎!這時,只見雪帆老師走到教室中間,抬頭高聲宣布:“同學們,過來過來,我有話要說?!贝蠹伊⒓磭松先?。他面帶慍色,一臉鐵青,半天不開腔。大家面面相覷,茫然不知所措。這時只見他輕輕理了一下衣裳,神秘兮兮地說道:“今天我發現了一個問題,同學們是不是缺錢買橡皮擦子?”他略停了一下,接著又說:“我有個建議,今后大家湊錢買一根橡皮筋,吊在教室中間,下面再拴一塊橡皮擦子,誰要用時扯過去用,用完了噹的一聲彈回來,這多省事呀!”聽到這個“奇葩”建議,大伙不禁哄堂大笑。不過很快內心卻泛起一絲酸楚和愧色的浪花。俗話說:“工要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崩蠋煹牧伎嘤眯?,我們又何嘗不知呢?從此以后,凡是上素描課,誰也不敢再帶橡皮擦子了。

    仲夏之夜,校園驚夢

    一個仲夏的深夜,萬籟俱靜,花兒散發著陣陣迷人的芬芳,花叢中不時傳來鳴蟲清脆的叫聲,同學們早已進入夢鄉......突然間,校園宿舍飛傳來:“抓賊呀,抓賊呀!”的呼叫聲,男生宿舍一陣騷動。說時遲那時快,轉瞬間校園燈光唰地一下全亮了,隨即又響起了警鈴聲。正當我們稱贊電工師傅反應麻利時,陳列館圖書館下方的女生宿舍又傳來尖叫:“賊娃子在這里,賊娃子在這里!”原來是燈光一亮,從宿舍窗戶射出的燈光剛好照在躲進路邊萬年青叢中盜賊的身上,他無處躲藏,很快被捉。眾人將其押解至工藝系大樓一間教室里,同學們群情激憤,紛紛想上前去揍他,不過當即被老師制止了。不一會兒,盜賊被黃桷坪派出所的民警同志帶走了。這場戰斗大獲全勝,學校電工師傅果斷出手,功不可沒。

    親見大師水粉畫寫生

    一天,我無意間漫步到學校大禮堂正門附近,見一群同學圍在一片草坪中,似乎有人在此寫生。于是我快步走近一看,??!原來是院教務處主任李有行教授正在作寫生示范。他面前豎著一副畫架,架上立著裝裱平整、約半開白紙的畫板,左手握著一大把水粉畫筆,右下方有個小桌,上面整齊地擺放著各種顏料、調色盒、水杯等。他面向大禮堂,斜視右前方學校正門的林蔭道,透過蓊茸婆娑的樹冠,紅色的工藝系大樓隱約可見......該畫面布局嚴謹,用色簡潔明快,一支畫筆在調色盒中東點點,西蘸蘸,幾乎未做調和,一上畫紙便嚴絲合縫,很少改動,一幅妙趣天成的佳作躍然紙上。當他寫生完畢,我驚奇地發現他用于調色的小酒杯大的水杯居然還“青花亮色”,一點也不渾濁。我不禁暗自感嘆:“大師就是大師,真是名不虛傳!”

    李有行先生是我國著名的水粉畫大師。他面容慈祥,和藹可親,西裝革履,滿頭銀發,精神矍鑠,見人總是笑瞇瞇的,很有學者風范,儼然一位令人肅然起敬的好老頭兒!據說抗美援朝時期,他還為中國人民志愿軍捐獻了一架噴氣式戰斗機呢!由于他平時忙于教務工作,很少有時間戶外寫生,能親自觀摩他作畫的全過程實在是我的幸運。李有行先生雖早已離我們遠去了,但他的音容笑貌至今還留在我的腦海里。

     發揚南泥灣精神,蔬菜瓜果大豐收

    “三年自然災害”對于我們這一代人可謂刻骨銘心。正值青春年少需要長身體的時候,我們肚子里卻缺少油葷,吃不飽飯,許多人得了腫病,面色青黃,臉部、額頭和四肢腫得像發面包子,用手一戳一個坑,成天無精打采,嚴重影響到工作和學習。見此情景,學院領導憂心忡忡。

    為了盡快改變這種狀況,校方先后采取多種措施:一是叫大家吃“康復散”,其實就是吃純米糠、純麥麩。這玩意兒吃下肚子雖然有飽腹感,但進去容易出來難??!不少師生經常便秘,十分難受,苦不堪言。二是喝“人造小球藻”,不知從哪里傳來的歪理。不久,操場邊出現了幾個新挖的方池,里面灌滿了清水,配置了一定比例的人尿,經攪拌沉淀發酵,數日后水面漂浮著一層半透明的薄膜,這就是所謂的“小球藻”,據說喝了它可以增加營養。不過實踐證明,此招并不靈驗,這哪里是在服營養液,分明就是在喝人尿嘛。三是“熏蒸療法”,此法據說是校醫室劉醫生出的點子。具體做法是:將腫病患者逐個安排到學校洗澡堂內,澡堂中有一些可供淋浴的單間,里面放上木凳,患者赤身裸體坐在上面,不一會兒,大量的充滿濃烈中藥味的熱氣源源不斷地從四周釋放出來,將其熏蒸。數十分鐘后,患者便大汗淋漓,感到通體舒透,頓覺輕松。此法雖有一定療效,但事后想來我總覺得這事有點喜劇——熏蒸活人,這不活脫脫一個“清蒸全鴨”嗎?

    為了師生們的健康,院領導的確也煞費苦心,在不斷探索的過程中,終于找到了解決糧食短缺的根本辦法,即:發揚南泥灣精神,動員全校師生員工開展生產自救,大力開荒種地。一時間,校園內銀鋤飛舞,勞動號子此起彼伏,一片繁忙景象。校內花園變成了瓜果園,草地變成了蔬菜地,這真是“滿園瓜果觀不盡,勝似王母蟠桃宴”。這里特別值得提及的是學??倓仗廄R運初處長(據說當年他是紅軍機槍班班長),經常親臨各年級的菜地,手把手向同學們傳授種植技能,且立竿見影,當年種植當年見效,瓜果蔬菜喜獲豐收,校園面貌煥然一新,師生面容又重放光彩。學校蔬菜不僅能夠自給自足,還支援過重慶大學、建工學院等單位,從而增進了校際之間的友誼。我想,這大概也標示我校在“三年自然災害”時期為國家作出的一點貢獻吧!

      由于時間久遠,文中涉及到的個別人名可能記述不準,懇請各位諒解。


    主編:王林 馮大慶

       編輯:賈安東 余暉 袁月


    關閉

    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