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7r55"><span id="17r55"><rp id="17r55"></rp></span></strike>
<thead id="17r55"><var id="17r55"><ins id="17r55"></ins></var></thead>

    <form id="17r55"></form>

    <thead id="17r55"><var id="17r55"><ins id="17r55"></ins></var></thead><address id="17r55"><listing id="17r55"></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7r55"><listing id="17r55"></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7r55"><dfn id="17r55"></dfn></address>

    當前位置: 校慶首頁 / 川美多少事 / 正文
    川美多少事
    心目中的幾位先生
    發布時間:2020-10-14   作者:廖磊   瀏覽:

     廖磊 1982年四川美術學院繪畫系油畫研究生班進修,1989年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后從事建筑與環境設計工作,建筑工程師,1993年在重慶高等建筑??茖W校(現重慶大學)建筑系任室內藝術設計教師,并從事室內裝飾設計,景觀設計,公共藝術設計?,F為自由藝術家。


    今年以來,我的同學紛紛在約回四川美院參加慶祝母校八十華誕的事,到時舉杯相慶。掐指一算,我們這批老同學離開學校已三十年了?;叵肫饋?,同學情深,先生恩重。而我今天,只想寫幾位先生的點滴,不為貼金,只為記錄,分享一二。

    ●劉國樞先生

    說起來我與四川美院和劉國樞先生結緣,還要說起重慶南桐煤礦的往事。

    熟悉我的人知道,我的少年和青年很長一段時間曾經生活在南桐煤礦,成年后參加工作,還在紅巖煤礦掘進134隊下礦井當過有人說的“煤黑子”。

    我的父母都在礦上工作。我的父親曾經被打成右派,改革開放后平反。孩提時代父母怕我一天亂跑“千翻”,又擔心我出去受欺負,上班后就把我鎖在家里。我翻箱倒柜,竟然找出了一本民國版的芥子園畫譜,就在紙上描了起來,還悄悄在畫譜上染了點淡藍色。母親看到了,有些吃驚,因為這是她的心愛之物,沒想到我也喜歡。她告訴我,這是小時候外公給她買的,伴她從老家遂寧到新疆,再到南桐煤礦。慢慢我長大了,大慨是1973年的一天,我在家里長久封存的書堆里發現了一本泛黃的一九五零年代的《升學指南》,有全國藝術類大學的招生簡章,其中看到了“四川美術學院”幾個字,心中閃亮,頓生激動之情。待母親回家后,我向母親提出要求,希望她在四川美術學院給我找位老師教畫畫,我以后去考美院。母親自然非常為難,不過她耐心給我講:“想讀大學是好事,但現在全國所有的大學是停止招生的?!边@讓我非常失望,母親接著說:“川美這所學校在什么地方我還不知道,我寫信去問問你在成都的劉俊兮嬢嬢好不好?”劉嬢嬢回了信,告訴我說四川美術學院不在成都,在重慶。這也算那時播下了一顆川美的種子吧。

    我這個人干什么事多少有點執著,閑時繼續畫畫,還想方設法拜了當地文化館周昌源先生為師,當我知道周先生畢業于川美,心中對川美更是向往。

    我在礦上由于會寫字畫畫,被從井下調到了上面,辦板報,畫海報,也還自得其樂。

    1982年暮春,四川美院80級十幾位學生來礦山采風,領隊是當時在美院任教的楊謙(楊千)老師。我負責接待他們,忙前忙后,也跟著他們畫幾筆。楊謙老師發現我還可以,便建議我報考專業院校,以求長遠發展。無奈我先天眼疾,高招體檢難以過關,只得據實相告,沒想到楊謙老師向劉國樞先生推薦了我。我用毛筆規規矩矩給劉先生寫了信,還附上了習作,沒想到劉國樞先生不到一周就回了信,約我盡快去找他。

    1982年7月底的一天,我乘火車到九龍坡,再到黃桷坪,按信中的地址找到了劉先生的住處。由于天熱又緊張,我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心中忐忑。劉先生非常親切,直接告訴我說:“小廖,你來美院進修的事已經定了,只是目前學校還沒有專門的進修班?!薄澳俏夷芊癫宓奖究瓢??”我問?!安挥?,對你幫助不大?!彼f:“今年我招了個研究生,有龍全(泉),另外還有新疆哈密師范的楊持平、成都空軍后勤的劉慶書、重慶醫學院的王高武等幾個進修生,大家共同組成一個研究生班,由我來帶,這樣也方便開人體課。根據國家政策,藝術院校開設人體模特課至少要三個學生,一個學生不能畫?!蔽衣犃T高興之余,一絲隱隱的擔憂浮上心頭,便小心地問:“我沒上過專業院校,在研究生班進修會不會跟不上?”“不要怕,小廖!從習作看得出來,你的基礎是扎實的,進來后好好安排,虛心學習,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大提高的?!眲⑾壬鸀槲掖驓?。

    兩學期的時間過得很快,也很充實。除了上課之外,劉先生每天早上六點就喊我們出操,他也在操場鍛煉。課后,也不能懈怠,他會督促我們去電廠、去茶館畫速寫。晚飯后,還要求我們練書法到九點——此時劉先生恰好結束散步順道來畫室為我們指點書畫。待劉先生點評后,我還要練習三個小時的基礎石膏像素描,一切結束已近子夜。因而每天只休息四、五個小時,周而復始,一年中從未間斷。那時,除了對學生嚴格要求、盡心栽培,劉先生還擔負著繪畫系大量的行政工作。

     除了學習,劉先生對我們其他方面管得也細,比如打掃畫室。先生讓我們輪流負責,每人一天。每當輪到劉慶書同學時,他總是以發號施令的口吻對我說:“小廖,你年輕,應該多勞動鍛煉,你負責今天的衛生?!睅状蜗聛?,我雖不悅,卻還是選擇隱忍,默默打掃了畫室。后來,此事被劉先生知曉,他當著我的面對劉慶書講:“雖然你在部隊是營長,但這里是學校,你和小廖都是我的學生,你不能對他耍干部作風!人不應該盛氣凌人,要息事寧人!”自那以后,劉慶書再沒有“命令”我為他值日,我們的關系也很融洽。但與其說是為我“出頭”,不如說這是劉先生以身作則傳授的一堂人生課,“息事寧人”自此成為我一生奉行的處事原則之一。

    2017年10月24日,我到川美新校區拜訪劉先生,劉先生已近百歲。當年9月,我與周南平以《風景的較量》為主題在老校區美術館辦了雙個展,我將《在世存在——廖磊油畫作品集》贈與先生,也向他匯報了工作??匆娤壬€在畫景物,還在彈鋼琴,思維也非常清楚,讓我感慨良多。但我最想告訴大家的是,川美的大門是如何向一個愛好藝術的年輕人打開的。

    ●龍實先生

    我與龍實先生的結緣,還得從我的師友龍全說起。

    前面說過,1982年,我被劉國樞先生破格招入川美學習,龍全當時正跟劉先生讀研究生。龍全同學常以兄長般的大度,對我這個小兄弟在生活中關心,在藝術上指點,因此,我倆建立了兄弟般的友誼。

    1987年秋季,我以專業第一名的成績再次考入川美,在我快要畢業的那一年(1989年),有一天,龍全找到我,并拜托說:“我要去英國留學。父親心臟不好,擔心突然發作心肌梗塞,晚上需要有人陪伴,以防萬一?!彼麊栁以覆辉敢馔砩先ヅ闩闼赣H,我當然一口答應。

    龍實先生是川美的老院長,離休干部。他慈眉善目、平易近人、生活節儉、澹泊名利、一身正氣。

        在他家里,我叫他龍老,他叫我小廖。經過相處,我在龍老面前一點不拘謹了,他還給我擺了不少龍門陣,我這才曉得他確實是老資格。龍實先生生于1918年,1938年投身抗戰,到了延安進入魯迅藝術學院學習,當時就選了美術專業。學了半年,他就和魯藝的12個學生被分到了八路軍115師實習。后來跟著部隊出生入死,再也沒有機會學美術了。龍實先生跟著西南服務團到了重慶,先后當過沙坪壩區宣傳部部長和區委書記,重慶市文聯黨組書記。1958年被劃成右派,“改正”后當了川美院長。龍老多次說,當官是組織安排,但是他內心還是喜歡美術,從小到老都沒變。龍老生活十分有規律,盡量自理,不呼來喝去,身上看不到半點養尊處優的東西。他上午讀書看報,下午做小彩塑或畫記憶速寫,其造形生動質樸,內容都是生活所見,也蠻有趣味。說起來可能大家不信,他的晚飯經常是康師傅方便面,自己燒開水自己泡。他曾當面對康師傅方便面的發明大加贊賞,說道:“方便面,不僅味道鮮美,而且節約了作飯的時間,要是戰爭年代有這個該多幸福喲!小廖啊,這是和平時期的味道,年青人應懂得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生活?!?/span>

        龍老看我喜歡練習書法,就對我說:“中國人,就應該書寫好自己的文字,特別是藝術院校的學生更應該首先做到!中國文字形方象形,做人就要象中國字那樣有方正之氣?!痹谝粚W期與龍老的相處之中,龍老不僅沒有覺得我打擾他,反而每天為我準備一疊毛邊紙或安微宣紙供我練習書寫,他還在旁邊觀看,鼓勵我大膽寫,不要拘謹。有一件讓我沒想到的事,對我堅持書法學習是莫大的鼓勵。那是夏天一個炎熱的下午,我接了龍老打來傳達室的電話,老人家說下課后去他家欣賞一批書法作品。當我興致勃勃來到龍老家時,他指著客廳掛著的大約六、七個條幅對我說,上面有書法家舒同的字,還有的我就叫不出名字了。當我正顯尷尬時,龍老笑著對我說:“小廖!你最喜歡這幾幅字中的哪一幅字?”我迅速指著一幅仿佛熟悉的書法。龍老會意地笑著說:“我也非常喜歡這幅字!”我接著說:“不知道是哪個書法家寫的,因為不見印章和題款!”龍老說:“你不知道,我知道。你再猜猜!”這下我更是犯難起來,龍老頓時更開心地笑著說:“就是小廖你自己!”聽他這么一說,頓時我的汗水也冒了出來,晚輩萬萬沒想到,老院長真是用心良苦。后來才知道老人家每天把我練的字搜走,再換上新紙,并細心分類。好點的,老人家就細心地收起來,有幾幅還裝裱了,這也是我的字第一次被裝裱上墻。老院長這一智舉,的確令晚輩受寵若驚。之所以說是“智舉”,只因看來非常普通、樸實,平和之舉,卻從中透出了智者不言之理,始終激勵并催人奮進。

        2012年6月20日,我去成都萬科魅力之城拜望龍實老院長時,他已是94歲高齡了。只見老人家午休后精神飽滿,神彩奕奕,鶴發童顏,思維敏捷,只是腿腳稍有不便,端坐在輪椅上。這是一次彌足珍貴的見面,龍老侃侃而談,既問及我的書法、繪畫及學習、生活相關的情況,更談到了他近期由重慶出版社出版發行的新書《曲折的道路》,并簽名贈予我一本。他還介紹他對整本書籍的校對,如何自學電腦排版、PS軟件技術處理插圖等等。這些足見一位長者是怎樣活到老學到老的,特別是他對生活的樂觀態度深深感染了我。

    2016年剛入冬沒多久,噩耗傳來,我所敬重的龍伯伯與世長辭,享年99歲?;叵脒^往,晚輩悲泣不已,龍伯伯的言行總在眼前,時時鼓舞著我。

    ● 葉毓山先生

    我人生第一次聽到葉毓山先生的名字,是從我的啟蒙老師周昌源的口中知道的,因為他們是同屆在校的同學,我老師學油畫,葉毓山學雕塑。當時我不識“毓”字,更不懂是什么意思。老師說:“這是鐘靈毓秀,玉成毓山之意”。為了記住這個名字,并了解“鐘靈毓秀”這個詞的含意,我還專查了字典:其意指凝聚了天地間的靈氣,孕育著優秀的人物,也指山川秀美,人才輩出。出自唐?柳宗元《馬退山茅亭記》。是??!我心中的“四川美術學院”,就是一片靈性之地、人才輩出之地。

    葉毓山院長是一位我仰慕已久的藝術大家,除去院長身份,他不僅是一位啟迪智慧,增加學生悟性的教育家,更是一位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的長者、前輩。我覺得,葉先生的人格魅力和不勝枚舉的雕塑作品中,終存四氣:即正直之氣、生命之氣、時代之氣和仙道之氣。

    一曰正直之氣。記得我們的開學典禮是在川美老禮堂舉行的,按川美的慣例新生入學都要進行入學教育,由在任院長以川美發展史為主線作一個“勵志報告”。在報告中,葉院長講述了他自己親身經歷的一個事例,至今我記憶猶新。他說:“一次我與秘書去某個單位聯系洽淡工作事宜,當與該廠領導見面時,我的秘書介紹道:‘這是我們四川美術學院院長——葉毓山’,對方并沒有什么反應。秘書急了,進而又介紹道:‘這是雕塑毛主席紀念堂坐像的著名雕塑家——葉毓山’,該廠領導一下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突然變得非常熱情......”葉院長大聲解讀道:“這說明什么呢?只能說明院長的官帽是上級給我戴的,隨時都可以摘下,老百姓見慣不怪。只有雕塑家的稱呼是屬于自己的!藝術作品一旦問世并被人們認可,就具有了它的藝術生命,深入人心,任何人想抹是抹不掉的。這道出了人們對藝術的尊重、對藝術家的愛戴?!币幌捈て鹆碎L久不息的掌聲。今天,我不知道還有多少當時在場的川美學子記得這個場面,但對我這個老學生來說,雖已到了耳順之年,可至今還清晰記得。

    二曰生命之氣。記得畢業后的2007年,我和團隊參加了“成都浣花溪公園文化提升改造工程的建設”,項目名稱:成都詩歌文化中心。在工程建設中與退休后的葉先生偶然相遇。先生當時已是近八十歲高齡了,還親力親為、專心致志地用淺綠灰色的油漆在雕刻好的字上填顏色。我見此狀,急忙過去說:“葉院長!讓我來填嘛,這該是學生的活兒?!比~先生笑著說:“小廖,我已填完了,就剩最后一筆了!”他又接著告訴我說:“你看,石頭一見了綠色,就有了生命;但又不能太顯眼,所以用了綠灰色,顯嫩,更具有旺盛的生命力?!笨梢?,葉先生的作品有旺盛的生命之氣,離不開生動的細節和精益求精的精神。

    三曰時代之氣。十年浩劫結束之后,百廢待興。為長江大橋做雕塑,藝術家們群情激奮,拿出了100多套方案提供給重慶市。最終,時任川美副院長、雕塑家葉毓山設計的《春夏秋冬》脫穎而出。1980年7月1日建成通車的重慶長江大橋的橋頭雕塑《春復秋冬》就是我國改革開放的一段無聲證言?!洞合那锒芬桓母叽笕?、紅光亮之風,在國內第一次將人體藝術運用到了城市公共空間,也使社會引起了軒然大波。在爭議中,整個作品經歷了從裸體到穿薄紗加飄帶的過程,從一個方面反映了改革開放之初人們觀念的深刻變化,同時反映出人民思想解放走向美好的迫切愿望。由此可見葉先生思想敏銳、打破框框、行時代之先的巨大勇氣?!洞簭颓锒芬渤蔀橹貞c城市永恒的地標雕塑。

    四曰仙道之氣。“采日月之精華,鐘天地之靈氣”,即存仙道之氣。先生已經去世,但他留下的雕塑作品不勝枚舉。我覺得,先生的藝術人生始終離不開“長征”和“詩人”兩大題材。如長征題材的雕塑有《紅軍長征紀念碑》《彝海結盟紀念碑》《飛奪瀘定橋群雕》等;與詩人題材相關的作品有聞名遐邇成都“杜甫草堂”“大雅堂”的12位中國詩歌代表,包括屈原、陶淵明、陳子昂、王維、李白、白居易、李商隱、蘇軾、黃庭堅、陸游、李清照、辛棄疾等,每個詩人雕塑形象栩栩如生,其間散發出詩人仙風道骨之氣。葉先生的藝術人生,始終向來者昭示著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藝術之道,很值得探究。

    記得在我三十年前告別母校時,遇到一些波折,心情也頗為苦悶。葉先生為激勵我,不僅送我出校門,還寫下了感人至深的留言:“求索數年苦,今時揚帆別。風浪受鍛煉,彩毫更創新?!苯裉熳x起來,許多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主編:王林 馮大慶

       編輯:賈安東 余暉 袁月


    關閉

    快三开奖